分享到:

託管班來了!老師和學生都沒寒暑假了嗎?

託管班來了!老師和學生都沒寒暑假了嗎?

2021年07月06日 20:51 來源:萊鳥集運參與互動參與互動

  萊鳥集運北京7月6日電(任靖)近期,暑期託管班的話題持續引發輿論熱議,這個暑假到底怎麼過?也成了家校之間討論最多的話題。

  學生們感嘆,假期未到,“第三學期”已來?家長們擔心,孩子在託管班裏能學點啥?教師們則疑惑,自己的寒暑假是否還存在?

  暑期託管,到底怎麼管?

資料圖:武漢一小學門外等待學生放學的家長們。<a target='_blank' href='//du.2007l.com/'>萊鳥集運</a>發 張暢 攝
資料圖:武漢一小學門外等待學生放學的家長們。萊鳥集運發 張暢 攝

  多地試水暑期託管,明確不授課、不超前

  近日,北京市教委發佈公告,將由各區教委組織面向小學一年級至五年級學生的暑期託管服務。以街道、鄉鎮為單位確定託管服務承辦學校,學生以就近的原則參加託管服務。

  暑假託管服務內容包括為同學提供學習場所,開放圖書館、閲覽室,有組織地開展體育活動等。不組織學科培訓和集體授課。適當收取費用,對家庭困難學生免收託管服務費用。

  其實,暑期託管並非新鮮話題,上海、武漢、蘇州、無錫等多地都有類似部署。

  上海市的愛心暑託班為小學生提供公益性暑期看護服務,從最基本的學生暑期託管到學生作業輔導,進而到學生核心素養髮展,層層遞進,促進學生德智體美勞全面發展。具有上海學籍的小學生(不含小升初學生)均可報名,無户籍限制。

  資料圖:武漢一小學門外家長接孩子放學。<a target='_blank' href='//du.2007l.com/'>萊鳥集運</a>發 張暢 攝

資料圖:武漢一小學門外家長接孩子放學。萊鳥集運發 張暢 攝

  武漢市暑假社區託管項目圍繞紅色教育、傳統文化教育、藝術美育教育、成長教育等方面開展社區託管服務。全市193個市級託管室和82個區級託管室服務區域範圍內的小學階段青少年均可報名參加,重點是雙職工家庭、外來務工家庭和中低收入家庭子女,無户籍限制。

  再如,寧波市北侖區託管班依託於小學、幼兒園和社區假日學校的三位一體暑期託管體系。託管期間對學生開放學校操場、圖書館、教室等功能室、功能設施。

  老師以輔導學生假期作業、帶領孩子閲讀和體育運動、參加勞動、學習科技知識、培養課外興趣、拓展課外知識等為主,不上新課,更不超前教學。

  資料圖:一位學生在圖書館自習室內寫作業。<a target='_blank' href='//du.2007l.com/'>萊鳥集運</a>記者 任東 攝

資料圖:一位學生在圖書館自習室內寫作業。萊鳥集運記者 任東 攝

  學生們第三學期,老師們取消假期?

  在各地暑託政策出台後,不少網友表示,擔心暑託班會擠壓孩子的暑假時間,甚至成為“第三學期”。

  還有網友表示暑託班的開辦,也讓老師們失去了利用暑期休息和“充電”的機會。

  對此,中國教育科學研究院研究員儲朝暉認為,各地的暑託服務政策都是基於自願原則,給家長特別是低齡段孩子家長一個選擇的機會,因此,託管只是假期生活的一種選擇,開展暑期託管並不等於取消孩子們的暑假。

  如專家所言,從之前多地發佈的暑託班細則來看,暑託班均是自願報名參加,且名額有限,報滿即止,學生和老師均擁有自主選擇的權利。

  在專家看來,暑託班是否等於“第三學期”主要取決於各地對於暑託班的功能定位。

  “如果交由學校提供託管服務,且假期時間都在學校的話,暑假託管很可能成為‘第三學期’。如果依託社區、學校外部資源以及志願者開展託管服務,那暑期託管將具有更多的社會屬性。” 21世紀教育研究院院長熊丙奇認為。

  那麼,暑託班的到來,是否變相取消了教師的假期?

  其實,從目前各地實踐情況來看,暑託班的場地並沒有侷限於學校,輔導老師來源也較為多元,諸如社區幹部、社工、大學生志願者、退休教師等都有參與。

  如上海愛心暑託班按師生比1:5左右向暑託班配備帶班工作人員,原則上每班按班主任1人,志願者不少於7人配備,全市各級團組織、青年志願者服務隊、社會組織將為暑託班提供超過8萬課時的公益課程。

  熊丙奇分析,歸根到底,假期是屬於教師和學生自己的,假期時間應該交給教師和學生自主安排。

  “有人質疑教師為何有假期,這種質疑是完全不懂教育。放假是給教師和學生休整時間,不能全年無休地教學,這會導致教學效率低下,教師和學生都充滿倦怠情緒。”熊丙奇説。

  資料圖:上海市愛心暑託班學生在教室上課。 許婧 攝

資料圖:上海市愛心暑託班學生在教室上課。 許婧 攝

  暑期託管絕非一託永逸

  暑期託管確實在一定程度上改善了假期期間孩子無人看管的狀況。

  但暑託班不能“一託了之”,不少家長擔心,在託管過程中孩子的安全責任、心理健康都需要有更細緻的配套監管政策。

  對於暑託班與家庭教育的關係,南京師範大學教育學院教授殷飛對媒體表示,暑託班只是家庭教育的一個補充,不能代替家庭教育。家長要讓孩子在暑假期間參與家庭生活勞動,孩子學會訂計劃,學會自主安排,培養自我管理的習慣和能力,這是暑假很重要的功能,區別學習集體生活個性化的成長。

  儲朝暉認為,暑託班只是一種兜底服務,主要還是適合低年齡段孩子。“年齡更大、獨立性更強的孩子,還是應該利用假期更多參與親近自然,瞭解社會的一些活動,而不是放在託管班裏。”

  針對輿論對於家長在校外培訓和暑期託管之間的選擇,不少專家都表示,社會要對中小學生減負有更清晰的認識。

  “不管是治理暑期培訓熱,還是開展暑期託管服務,都需要有一個清醒的認識:只有改革教育評價體系,才能真正給學生減負。”

  熊丙奇説,不改革單一的分數評價體系,而是把所有學生都納入一個跑道比拼的競技化教育環境中,通過整頓校外培訓機構,以及開展平時和暑期的課後服務、託管服務,都只是治標,而不治本。(完)

【萊鳥集運】